家族的創傷,您來康復


德國心理學家Bert Hellinger在輔導幾千個家庭的經驗中發現,

上一代的創傷會影響後代,甚至延續直到第四代。

家族中隱密的被排拒在外的人或早夭、生產時即死亡

以及小時候被送給人家的家中成員內心的創傷,

都會形成暗流,影響至下一代。

Hellinger醫生的工作靠觀察和靈感。

他發現三、四代前的事無法從平常意識中得知,

只有靠心靈的力量來感受。

他的工作一般是團體輔導,從團體中挑選人來分別扮演直系家庭的成員,

然後由當事人將這些家庭成員的關係一一「排」出來,

而這些扮演家庭成員的代表,在這種情形下會有不同的感受,

Hellinger醫生會在觀察他們的感受中調整成員的位置,以求達到最好的解決方案。

在排家庭成員代表時,他非常注意早夭死的成員,

因為從他的經驗中,他發現早夭的成員對家庭影響極大。

現舉一實例來說明:一位從小多病的女士,後來換腎之後,不斷的受感染,威脅到生命。

在排家庭成員時,她也排進了出生三天即死亡的妹妹。在

觀察這家庭的位置時Hellinger醫生發現,

當這位女士的妹妹死時,她母親傷痛的也想死,

這位當時仍年幼的女士,

目睹此景在內心發了一個孩子氣的誓言:「媽媽您不要死,我代您死。」

之後她便多病而且嚴重危及生命,Hellinger醫生指出對治的方法,

是由這位女士對扮演她母親的代表說:「媽媽,我留下!」

說時她觸動內心的真理,痛哭出聲,奇怪的是之後她不再有感染。


H
ellinger醫生認為許多重病如癌症,是病患潛意識中,

想替家人死或追隨過世的人,這些可能是在其幼年時所許的願,而深植入潛意識。

在他的工作中,他還注意到被拒在外的家庭成員對家族是很大的干擾,

在後代會有後遺症。被拒在外的原因可能由於道德因素或其他因素。

被遺忘的成員也一樣會造成干擾。

每一個人都有歸屬一個家族的需求,同樣每一個人也應有歸屬的權利。

Hellinger醫生認為唯一的例外是當一個人犯了殺人的錯,即失去歸屬家族的權利。

被送走或賣掉的小孩與自己家族分離,會造成極大的傷害。

從現代胎兒和胎兒心理學的觀點看來,胎兒和幼兒有清楚的意識,

而且這段時間的體驗對一生有決定性的影響,

孩子愛父母和父母愛孩子是天性,當這天性被扭曲,身心都被干擾,

在中國社會,也許因為孩子已太多,而且往往又是個女嬰,

會將孩子送給沒有孩子的親友,在窮困的家庭,為了生存將小孩賣掉是常有的事。

被送走或被賣掉的幼兒意識中,

可能會有什麼反應?悲傷?遺棄感?憤怒?自憐?自卑?失落?產生對愛的飢渴?

如果是女嬰,未來的外婆、祖母,這感受是會傳給很多代的,

譬如經歷飢荒的經驗會使人特別注意吃,

中國人見面第一句問話往往是:「吃飽了嗎?」大概是千年下來無數飢荒的後遺症。

Hellinger醫生還發現某一代沒有表達壓抑的情緒,可以在後代出現。

在輔導一位滿腔怒火的女士,

Hellinger醫生觀察了說:「這不是一個小孩的怒氣,而是個古老的憤怒。」

然後他問:「是誰的憤怒?」女士回答:「好像是曾外婆的」。

承繼這種壓抑情緒的子女會對自己的丈夫或妻子發怒,

但生氣的人和生氣的對象都替換了。他稱為「雙換」(double shift)。

如何康復家庭中多代的創傷?只有用心靈的力量、愛的力量。

家族中有誰早夭?誰被遺忘?誰被排拒在外?

心念中想到他們,包容他們,關懷愛護他們。

想到「家」時,也將他們都溫暖的觀想在內。 

藉著刻意的觀想我們可以更改自己出生的記憶,

也順便將關懷送到家族所有成員。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王怡今 的頭像
王怡今

心,覺醒

王怡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